欢迎来到中国墙材信息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专题报道

建材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融合发展是时代命题

中国墙材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4-07-31   来源:中国建材报  0条评论

      当前,我国建材工业正处在创新提升、超越引领的战略转型期,如何转变发展方式,以追求资源、能源效率型和环境友好型替代追求速度为目标的粗放型发展;以高科技为支撑重点,以新技术、新产品、高附加值为支撑替代传统建材产业过剩、利用效率低、不集约、不环保的问题;如何加快新兴产业发展改变小、散、慢且规模小,由于在整个建材行业比重小,难以改变整个行业能源消耗高、环境污染大的问题,这是建材工业面对的最现实的挑战。

      作为连接政府和企业的纽带,中国建材联合会坚定地竖起引领行业发展的大旗,不间断地出台引领行业发展的举措,并呼吁全行业的同仁们,坚定不移地靠实施科技创新、调整产业结构,实现转型升级;坚定地用“三新”作为实现行业转型升级和节能减排的主要途径;坚定地把加快发展新兴产业作为行业发展进步的新的增长点。这么艰巨的历史任务如何来完成呢?如何使行业内更多的企业和同仁在进一步了解中国建材联合会的战略意图中共同加快行业转型升级的步伐?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建材联合会会长乔龙德。

      靠科技靠“三新”

      孟宪江:近几年来,中国建材联合会主动提出并承担引领行业发展的重任,出台了一系列引领行业发展的举措,您能具体讲一下出台这些举措的想法吗?

      乔龙德:在当前建材行业处于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从政府部门来说,理所当然是引领指导行业发展的主要部门,但实际上目前的政府主管部门既缺专门的从事行业管理的力量,又缺行业信息,尤其是动态信息,更缺乏能够超前谋划和及时跟踪行业发展的具体机构和人手。从企业角度来说,单个企业的视野和角度只能关注行业,不可能深入研究行业,出于企业的经营责任目标和履行社会责任的年度任务,更多的精力要放在自身当前工作的工作方面,即使有思想、有谋略的企业家,由于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也不可能去多思考整个行业的发展。由此行业协会,尤其是像联合会这样综合型的协会,如果不主动研究与引导行业发展,行业发展就会失去发展目标的导引和失去共性问题的导向。进一步地说,作为协会如果不具备引领功能,在目前条件下,作用已经非常有限了。鉴于协会组织的作用与责任,我们主动提出要引领行业发展,于是出台了一系列举措。其中包括:“十二五”规划实施意见;“十二五”科技创新及路径支撑点;用“三新”推动结构调整转型升级;新型干法水泥和浮法玻璃“两个二代”技术装备研发;新型墙体材料发展导向意见,化解产能过剩“六个一挑”节能减排和兼并重组实施意见;“两个遏制、三个加快”等。最集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一个战略、两个支撑点”。

       “一个战略”是指以“创新提升、超越引领”为目标,到2030年,中国建材工业主要产业技术装备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在实现超越的同时,实现引领。

       但是光有战略,没有阶段目标和实现路径的支撑点,再好的战略也只是空壳。因此,制定出战略后,我们就马上筹划与构思出了“两个支撑点”,一是依靠科技创新驱动行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二是制定了《中国建材工业新兴产业发展纲要》,使其成为未来建材行业发展新的增长点。通过两个支撑点,实现建材工业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发展的“两冀齐飞”。目前,我国建材工业到了转变发展方式的关键时刻。如何转变靠什么转变,核心就是走技术创新型道路,科技进步是行业的心脏与发动机。新兴产业的发展在行业的比重则是建材行业结构是否合理程度的象征,也是行业进步的象征。传统产业产能已经过剩,但不是不再发展,而是更高水平的发展。增量不是发展的唯一途径,提高技术增加品种,延长产业链,深加工甚至将部分有功能的传统建材转向新兴产业是更大的发展。所以传统产业优势要利用好、发挥好是今后一个时期的发展任务。当然,与此同时我们务必要在发展新兴产业上下足功夫,选择突破点打开局面,无论是传统建材的延伸与提升,还是新兴产业的突破与发展都必须紧紧依靠“三新”。

       孟宪江: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建材工业先进技术的来源主要是通过引进国外先进技术装备后消化、吸收、提高取得的。水泥、平板玻璃、建筑与卫生陶瓷、玻纤、新型墙体材料等主要产业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引进、消化、提高的路径。您曾提到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我国建材工业一些领域的发展开始由“跟随”转向“追赶”。由于我国新型干法水泥、洛阳浮法玻璃、建筑卫生陶瓷、玻纤、加气混凝土、纸面石膏板、石材、防水材料和绝热材料等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与进步,部分产品生产线规模和水平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因此提出了创新提升、超越引领的发展战略。请您谈谈新世纪以来建材行业在科技进步和创新方面的主要进步特征?

       乔龙德: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建材行业科技创新取得了丰硕成果,特别是在引进消化吸收基础上的再创新逐渐取得新的突破。突出表现在一些主要产业的技术及装备水平逐渐接近或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有的甚至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节能减排技术不断创新提升,资源综合利用技术不断创新与扩展,循环经济效能不断显现,一些产业的技术装备开始走向国际,比如,中材国际的水泥工程总承包业务拓展到世界70多个国家和地区。以“超薄浮法玻璃成套技术与关键设备在电子玻璃工业化生产开发应用”、“玻璃纤维池窑拉丝技术与装备开发与提升”等为代表的科技创新,使建材工业整体水平达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据不完全统计,从2000年以来,建材行业科技创新荣获国家科学技术奖48项,其中,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1项;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1项,二等奖12项;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科技进步二等奖32项。近10年来,建材领域的科技创新成果获得全国建筑材料科学技术奖335项,其中一等奖58项,二等奖153项,三等奖124项。由于主要产业技术装备水平的提升,我们应该有信心提出超越与引领战略。

       要实现这一战略,必须在有目标的同时还要有实施的路径和支撑点。我们认为,抓住了科技创新和新兴产业发展两个支撑点,就抓住了行业发展的主要矛盾。“一个战略”是脑袋,“两个支撑点”是两条腿,有了目标,腿就有了方向,有了腿,距离目标就会越来越近。

       孟宪江:针对建材行业目前存在的传统产能严重过剩、建材新兴产业发展缓慢等问题,在您看来,现阶段全行业应该如何改变和突破发展瓶颈?

       乔龙德:我认为当前必须实行“三个转变”和“六个突破”。“三个转变”是指转变发展的思维方式、转变建材工业发展的重心与关注点、转变盲目性竞争和过多依靠市场的片面认识。

       具体来说,第一,整个行业要首先转变发展的思维方式,对建材工业发展的评价、导向与考核要用新的思维和新的评价方式。即不以增长速度作为对建材工业形势的主要判断依据,如果传统建材行业还在用雷同的技术带动产量的继续增长,就不能说明是形势好,而更多的是担心。只有调整产品结构、开发新兴产业、提高资源能源利用率和节能减排才是向好的形势。因此,我们对整个建材行业的增长要从内在结构去分析去判断,要有新的评价体系。

       第二,转变建材工业发展的重心与关注点。近20年来,大多数企业把发展的精力的重心和关注点放在外部拉动和市场环境方面,首先肯定的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这种观念是正确的,但是如果忽略了练内功,忽视了以自身的变化去应对市场,将会走到另一个极端。一些企业往往把眼睛盯在国家对固定资产投资规模、GDP增长速度、房地产和大项目的启动等方面,将其作为行业、企业发展的依据和支撑,虽然这些关注是必须的,但如果对外关注过度,对内关注不够,也会适得其反,因为固定资产投资增加不一定能拉动自己的产业,即使房地产等建筑业加速也不短缺传统产品,而企业应该抓紧开发新的应用领域的新产品。因此,过度关注外部、忽视内部,反而会影响了自身能力的提高。我们应该把发展的重心和关注点转移到提高企业自身发展的水平与能力上来,应对外部才有基础与

       第三,对市场经济和市场竞争的理解还不够全面,总是用理想成熟的市场经济理论对待尚未完全成型还需规范与完善的市场经济。因此,要转变盲目性竞争和过多依赖市场的片面认识。市场经济的竞争规则对行业的提高与公平竞争有着不可代替的作用,但是在供需规律没有很好形成的前提下,竞争规律难以规范和有效实施。且在中介机构缺位、价格体系不建全、市场执法体系不健全、资源配置尚缺法律手段对市场作用尚未全面覆盖的情况下,一味地以盲目增加新建能力,与他人竞争是不明智的。有的人很自信地说“我新建的生产线有竞争力,因此不怕竞争”,事实上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在不规则的市场里并不是优质优价,并不是在同一起跑线上开展竞争,落后的产能可能会得到优惠与补贴政策与他人竞争。不守规则的企业可以拼血本甚至亏损也要以跌价无序竞争。当优质优价者想在竞争中取胜的同时,劣质与低价者也想在市场竞争中取胜,而且从未受到过处罚,所以我们要在市场竞争中保持理智。在我国现阶段,市场经济尚需成熟的发展过程,目前“政府有形的手”和“市场无形的手”都在起作用,而且实际上政府调控经济的作用更大,这是我国现阶段的市场经济的特征之一。

       要突破行业发展瓶颈,必须做到“六个突破”。一是“三新”(新技术、新政策、新标准)不仅自身创新要突破,而且切入点要突破,即要有针对性创新目的适用于当今问题的解决,立足在支撑点上,不空喊口号,为行业调整结构、转型升级作出有力支撑。二是遏制新增产能政策和淘汰落后标准的突破,政策不给急功近利和腐败留空隙,要定位在公开、公允、公平和制衡机制上,淘汰落后定位在技术装备先进、保证产品质量优良、节能减排效率高。绝大多数企业和各地协会组织都十分担心,审批权下放到地方后,在利益驱动下会引发新的产能过剩,因此共同呼吁形成新的审批机制十分重要。同时要把新一轮的淘汰指标尽快制定出来,形成遏制与淘汰共同作用于结构调整。三是突破兼并重组的瓶颈,将兼并重组与增加集中度发展大企业集团、企业间相互参股的股份制或各种所有制共融的混合所有制,对产业组织结构有机整合,从提升行业整体素质着眼,破除地方保护主义政策,创立兼并重组的扶持政策,坚决地推进兼并重组。在这方面中国建材集团已经有了成功的经验,应该继续推广。四是在优化存量、调整结构、开发应用市场、提高资源利用率、提高经济效益要有实质突破。要在所有的产业中开展与国际领先、国际先进、行业先进之间的对标,只有找出资源能耗利用率低、产能利用与效率低的根源才能能动加强经营与管理实现优化。五是要突破政策研究、拓宽政策渠道,政策开路是破除多个瓶颈的有效办法。行业与企业联手合作,使政策制定、政策争取与运用落实在攻破瓶颈。包括节能减排、兼并重组、新兴产业发展专项资金,都要尽力突破。六是化解产能过剩,向国际市场转移产能要有大的突破。水泥、平板玻璃等过剩产业必须走出去,在国外真正办企业,把新增生产线的建设由国内转向国外,现在海螺、中材等大企业已经有了行动,要树立一批走出去的典型企业。

       抓重点 抓关键

       孟宪江:就建材行业总体发展来说,您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是应该做好哪几件事情?

       乔龙德:我认为近几年,我们必须要用心用力抓好四件大事。首先,要切实抓好新型干法水泥和浮法玻璃两个“第二代”的技术装备研发,这既是实现超越引领世界建材工业的标志性工程,又是率领整个行业实现转型升级的标志工程。关键必须把牢两个“第二代”的技术研发标准和验收标准,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并且在各项指标上与现有新型干法水泥和浮法玻璃有明显的技术先进和经济指标总体超过20%以上的水平。

       第二件事情是,以科技创新驱动结构调整阶段目标的实现。即在2030年战略目标实现之前,到2020年要实现结构调整的阶段目标。具体来说,真正属于新兴产业的主营业务收入要占建材行业总量的50%。要重点发展附加值高、潜在市场好的高性能复合材料、无机非金属材料、非金属矿及制品。也就是说,科技创新不能脱离结构调整进行,科技进步的重点领域突破要与产业结构调整紧紧相扣,这样,研发技术才有目标,调整结构才有支撑。因此,经济结构调整目标和科技创新的目标齐头并进融为一体。

       第三件事情是发展建材新兴产业抓出成效。既要在设定的七大领域得到突破,又要通过技术创新和经过工艺、配方调整,使一部分传统材料由于功能的变化转变为新兴产业,还要将建材产业通过技术提升,延伸到航天航空、电子信息、汽车交通、节能环保等产业,使建材行业在传统建材产量增幅减少的同时,主营业务收入和经济效益继续得到比现在还要快的增长。建材高科技产业也要向外扩展与提升,最终使整个建材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与作用得到提升与发挥。因此,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共同发展、共同进步。

       第四是加强节能减排工作。建材行业过去被称为“两高一资”行业,即高污染、高能耗、资源消耗型。也正由于这些特点,建材行业的环保总能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近年来,全行业节能减排技术不断创新提升,行业形象不断改善,这既是社会进步的标志,也是行业发展进步的标志。从现阶段来说,谁不抓节能减排,谁就失去行业发言权利。

       做节能减排最关键的是首先一定要有规划,形成系统,建立一套技术提升、政策创新、标准提升,考核执行严格、监督机制健全、服务配套等节能减排服务监督体系。做好节能减排,每个时期要有不同的政策引导和选择不同的突破点。多轨齐下,扎扎实实一年做成1~2件事,这样年年推进,坚持数年必有成效。

       孟宪江:从今后长远的发展角度来看,您认为建材行业还需要有哪些关注的问题和进行哪些自身调整?

       乔龙德: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全行业要用改革的思路解决问题,通过创新技术来调整结构,要认识到抓技术创新比抓增长速度重要,靠内部功能改善比外部拉动重要,获得政策支持比增加固定资产投资重要。在工作中要讲效果不讲形式,每个产业、每个企业和每个协会都要有自己的改革目标和改革措施,要潜下心来抓“三新”、抓落实。用改革思路、办法实现突破,促进行业科学发展。

        过去,行业里做得最多的是产品结构调整,近几年我们重点在抓产业结构调整,通过调整产业结构实现转型升级。下一步要在产业组织结构调整方面作出规划。金隅集团在大厂地区把集约的经营理念与转型升级相结合,把产品结构调整与产业组织结构调整相结合,不仅加快了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更是推进了更高层次的产业组织结构的调整。产业组织结构调整也是建材行业下一步必须要推进的更高层次的结构调整形式。建材工业要走向集成和同类融合发展,不能让分散的、产品单一的生产线和企业长期存在下去,园区集成发展是一种新型的发展典型。

        从联合会和各专业协会自身的改革发展来看,主要还是围绕引领、协调、服务的职能提升自己。目前一些专业协会工作开始上路了,知道行业是怎么回事,知道自己是什么角色,工作围绕行业的突出矛盾进行思考,围绕行业经济运行的共性问题着手工作,但也仅仅刚刚开始,在很多情况下只是就问题讲问题,还使不出很多招。一些专业协会仍然还没有完全上路,只会做一些锁碎的小事,别人不提问题,却不知道问题在哪里?所以提升能力是协会工作的基本功和基本要求,否则有无协会都一样。可以想象一个能力、水平和责任不如一个一般企业的协会,怎么能起作用呢?因此要完成艰巨的任务,协会系统自身的改革与提高仍是协会工作的重中之重。本报记者 王怡洁 整理
阅读详细内容 , 请关注微信公众平台号 :砖瓦杂志社 → 在线阅读

扫码关注

分享到:
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

行业动态

产品视频

论坛精华

产品分类